铸梦网络 首页 行业新闻 查看内容

看张向东在梦想实现后如何在理想与现实中骑行?

2014-10-29 14:30| 发布者: 铸梦网络| 查看: 470| 评论: 0|来自: 第一财经日报

摘要: “少数人有足够的能量和运气,可以在短暂的一生中,过好几种生活。”2012年8月,当互联网圈有名的“文艺青年”王微宣布把自己创立的土豆网卖给竞争对手优酷,从土豆“退休”时,他的好友张向东曾这样感慨。  2年多 ...

      “少数人有足够的能量和运气,可以在短暂的一生中,过好几种生活。”2012年8月,当互联网圈有名的“文艺青年”王微宣布把自己创立的土豆网卖给竞争对手优酷,从土豆“退休”时,他的好友张向东曾这样感慨。

  2年多后,张向东送给好友的这句话,却成了自己离开久邦数码的真实写照。

  带领久邦数码登上纳斯达克,完成了五大洲骑行,把一路的感悟写成《短暂飞行》,当张向东把14年前给自己定下的奋斗目标(拥有一家上市公司、写一本书、周游世界)一一实现后,再次站在人生交叉路口的他,选择离开久邦数码总裁的角色,把骑行的梦想照进现实。

  “这一次选择离开,只是我不想白白爱过自行车,证明爱的方式只有一种,那就是为它付出,为它做些什么。朋友们,再见。”10月20日晚,久邦数码联合创始人张向东在微博宣布辞职,将围绕自行车第三次创业。

  从红海竞争、博人眼球的移动互联网,转身“骑行”到有着百年历史的自行车行业,“这是他跟随内心的一次决定。”一位接近张向东的人士如是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说。和他的好友王微一样,这两个互联网世界里知名的“文艺青年”,在带领自己创立的公司成功上市后,选择离开并继续追逐下一个梦想。

  而在宣布投身自行车领域一周之后,目前张向东称,自己已经收到超过300人加盟信号,并开始在微博中“招兵买马”。

  “生活就像骑行,要想不倒下,就不要停止蹬踏。”开始享受创业“旅程”的张向东说。

  不想白白爱过自行车

  从2009年写下《我手机》探讨手机时代的无限可能,到2010年以提问者和创业者的双重身份记录下《创业者对话创业者》,再到2013年完成骑行五大洲后交出自己对创业和人生领悟的《短暂飞行》,三本书透露出张向东心路历程的转变。

  骑行是张向东热爱的生活方式。在紧张的工作之外,他几乎把剩下的时间都留给了骑行,从第一次骑行法国的蓝色海岸线,到冒雨穿行阿根廷的山林湖畔,再到澳大利亚大洋路、青海湖的环湖线……这让朋友调侃他是“互联网圈最牛骑行者、骑行圈最佳创业者”。

  用张向东自己的话说,“从旅行方式开始,自行车融入我的生命。它给我快乐,让我发现世界,让我认识不同的朋友,进而影响到我的生活态度,夸张点说它从最初的解压变为我的审美”。

  在他眼里,自行车代表了自己对世界最好的想象。“它设计简单,非常环保,消耗的是个人的能量,半径比步行要大得多。非常独立,即使一群人骑车你也是独立的。”

  骑行更像是对他创业经历的一种隐喻。“开始骑车时,渴望证明自己,渴望达到一个目的,但当你一个人骑完一段一段的旅途时,就会明白,一开始就事无巨细计划得很完美是愚蠢的,真正成功的路径是目标明确但细节不完美——当你没有体会过竭尽所能直到无能为力,谈论终点是没有意义的。当你不享受上坡的乐趣,无以谈热爱骑行。”张向东在今年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说。

  事实上,在久邦数码的办公室里,也能观察到不少“骑行文化”。墙壁上挂着自行车、装饰、模型,几乎每周都有员工组织骑行活动,年会时给员工们派发自行车作为福利。

  而在骑行过程中,称自己学会了接受路上发生的全部,接受上坡、下坡,接受晴天、雨天的张向东,终于再次找到最适合自己的“踏频”。

  “我并不是要去做一个传统的自行车公司。”离开久邦数码的张向东如是对外表示。

  “自行车已经有129年的历史,我最近又订了好几辆车,现在已经有14辆自行车。我觉得从机械时代来讲,它发展的水平与高度和相机、手表一样,都到了同样的工艺阶段。但是,如果你想在钟表行业再去做一个劳力士出来,有什么意义?”

  “我说我不想白白爱过自行车。我爱它,不光是我骑着它去旅行,沉迷于它的细节什么的,我想为它做点什么。这可能是我对生活的一种态度,我喜欢一个东西我就为它去做一些事情,这才真的是爱。”

  目前,张向东已经开始在微博中招兵买马,可以看到的是,职位涉及设计师(工业/平面/ui)、PM(硬/软)、工程师(iOS/安卓/工业结构)、财务行政、文案策划等等。

  而一位接近张向东的人士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评价:“世界所有的行业都在被更新,有的被淘汰了,有的被替代了,有的正在经历变革,有的还没有被更新。汽车就是一个正在被更新的行业,而作为自行车尽管在国内已经退出主流交通,但全球保有量是个巨大的数字,始终没有怎么被更新过,‘朝西’(张向东的别名)选择发力这个领域,相信是件有意思的事。”

  久邦数码的挑战

  在世界丛林中骑行而找到人生新目标的张向东,开始追逐自己的下一个梦想;而在钢筋水泥丛林里的久邦数码,面临的挑战并不算小。

  “前面商业化走得可能太快了一点。”在告别久邦数码时,张向东如是评价自己创立的这家公司。他说:“久邦数码是一家以产品安身立命的公司,股市波动很正常,真正做企业还是要回到产品本身。”

  作为中国最早一批移动互联网的开拓者,现在的久邦数码不得不面临移动门户价值被逐渐削弱的处境;而与在海外市场做得有声有色的核心GO桌面系列产品相比,久邦数码移动产品在国内发展不佳。

  与此同时,和久邦数码最高时30多元的股价相比,目前久邦数码的股价还不到最高时的三分之一。

  其中,久邦数码最初的主业3G门户所带来的移动门户的价值,随着APP的发展逐渐被削弱,近几年的营收占比明显下降。

  尽管在上市时,张向东对本报记者强调,“媒体价值正在被分散,但是媒体价值不会消亡”,但一个不能回避的现实是,就在张向东宣布离职不久前,久邦数码启动重组和裁员,裁撤旗下门户业务部门约100个岗位,占员工总量的12%。

  久邦数码在声明中称,在策略层面上将主要精力及资源重新投入到以GO系列产品为主的移动应用平台中去,因此决定对公司资源进行重新分配和重组。

  而在中国市场,久邦数码GO桌面等系列产品并不像在国外那样备受关注。此外,在国内的分发渠道上,它不得不面对来自360手机助手、百度旗下91及创新工场孵化的豌豆荚等有力竞争对手。

  张向东也在上市时对本报记者坦言,中国市场和欧美市场存在较大差异,欧美市场的游戏规则简单统一,而中国的渠道市场相对分散,竞争更激烈。

  “此前,久邦数码把旗下移动门户、GO桌面等系列产品整合上市,但事实上无论是产品关联的逻辑,还是有机结合程度都十分有限,到了现在这个阶段,开始对利润偏低的业务进行调整和重组,事实上对公司未来发展有正面影响。”一位久邦数码前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说。

  而谈到辞职对久邦数码的影响,张向东的解释是,“在公司的分工上,产品都是裕强来管的,内部的管理是COO常映明来管,我是管对外的商务合作、品牌和投资者,基本上大的商务合作、谈判都是我主导。裕强是不怎么说话的一个人,他就是产品方向。”

  “有人要我评价搭档裕强,我说他偏保守,但是,他是永远打不死的小强。无论发生什么,每一段故事的结尾,都是他带着笑走回来。”张向东对自己的“队友”仍充满信心,“这个公司,只要有裕强在,就有产品能力在,别的就不用担心,股价肯定会回来的。”最新行业咨讯,由为您提供专业网站托管服务的铸梦网络官方网为您带来!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手机版|长沙市岳麓区铸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( 湘ICP备13009411号 )

GMT+8, 2019-3-24 00:38 , Processed in 0.320516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湖南省残联居家就业项目重点试点单位

服务项目:★网站托管★网站建设★网站优化★新闻营销★信息推广★

返回顶部
 
【电话】 13245003688
【QQ】 铸梦网络 售前客服
【QQ】 铸梦网络 技术客服